關於部落格
VG櫂愛前進中~
  • 1815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戴艾】羈絆




    戴米安正躺在床上,正確來說是馬拿路斯山的某個房間裡頭休息著,回想起前幾天所發生的事情真是不真實……不,連他現在還活著都是不真實。
 
  前幾天,那個時候他還不知道馬拿路斯山爆發了什麼大事件,只是在他們要撐不下去的時候,移動要塞居然離開了,而且還是朝馬拿路斯山那移動,明知道如果現在放走的話,之後一定會出大事情……可是他們已經無能為力了。
 
  壓倒性的傷害,他們只能夠勉強壓制住,更不用說他跟莎莉阿勒之間的聯繫被切斷,根本沒辦法復原所需的能量。
 
  在移動要塞走之後,他的眼前一暗……接著發生的事情就不記得了,大概會死吧?他是這麼想的,如果死了的話好像也不錯,可以不用再違背自己的心願,可以到希培勒特身邊。
 
  可以不用在跟他所在意的那個人敵對。
 
  不過當他再度張開眼的時候,他知道自己沒有死,而且跟莎莉阿勒之間的聯繫又回復了,是奇蹟嗎?想了想也是迪奧乃那兩個多事的派勒提爾救他的吧,真是多管閒事的傢伙。
 
  那個時候醒來就待在現在的房間了,顧不得全身都在酸痛,身體叫囂他要休息的警告,還是下床推開門要出去,反正待在山上的術法師們應該不會想看到他吧?更不用說可能遇到某個人。
 
   他推開門就看到,某個可能不想遇到他的人正準備也要開門進來,看到他的時候愣了下,接著會是什麼反應呢?厭惡?愧疚?還是……
 
  然後他下一秒就被術法轟飛回床上,沒有傷害性,可是感覺上像是要發洩一樣,他看到了那個人正一臉生氣的走進來,後面跟著那個金髮的派勒提爾。
 
  「艾黎爾!你不可以這樣對戴米安!起碼也要等到傷好了才可以。」
 
  阿傑莉娜驚訝的看著艾洛特剛才的動作,不過顯然某人完全沒聽進去,手上拿著的食物放到了一旁的桌上。
 
  所以……阿傑莉娜妳的意思是,等到他好了後艾洛特可以不用客氣的用術法轟他嗎?戴米安無奈地看著阿傑莉娜。
 
  「我知道,所以剛剛幾乎沒用什麼力道。」
 
  艾洛特笑得很燦爛,燦到的有點恐怖。
 
  戴米安覺得現在人也虛弱,而且這種笑容讓人背瘠涼了下,反正醒來後莎莉阿勒也沒有特別通知他要提早回去,為了顧及之後可能發生不小心被艾洛特宰掉的這種危機,他還是聽話的休息好了。
 
  「既然醒了就吃一些,這樣才會好得快些。」艾洛特皮笑肉不笑的說著,然後就轉身離開了。
 
  阿傑莉娜也交代戴米安要多多休息後,急忙的跟在艾洛特身旁離開。戴米安瞄了眼旁邊小桌上的食物,他先拿起水滋潤一下乾的發疼的喉嚨。
 
  我想……現在還是不要想太多,乖乖休息好了,戴米安吃完後就又閉上眼。
 
  之後他醒來,跟沙莉阿勒聯繫後得知,現在整個馬拿路斯山根本亂成一團,連沙莉阿勒那邊,國內也整個不太安穩,魔物的突然襲擊,奇怪的反抗軍等等。
 
  本來戴米安想要馬上趕回去處理,卻命令他留在山上幫忙,畢竟現在這種情況,龍族的集體出現、半神與神的叛變、比夏族的再次出現,都需要馬拿路斯山來幫忙穩定,所以得要快點讓山上的情況好轉。
 
  戴米安深嘆了一口氣,打算去找山上目前唯二的大術法師談話,不過他走到一半就決定還是找迪奧乃就好了,某人……他現在可能會被術法打死,不要問他為什麼會這樣想,這個是天生對於危險的直覺告訴他的。
 
 
  「這樣啊,不過我這邊不需要再多的人幫忙了。」
 
  迪奧乃笑著看戴米安,聽到這樣的回答戴米安先是愣了下,隨後馬上有種不好的預感。
 
  「不過艾黎爾那邊倒是很缺人手,你就過去他那幫忙吧。」
 
  於是戴米安的預感成真了,於是他在思考該不該現在就趕回去王城,他相信莎莉阿勒應該也不會做什麼。
 
  於是他最後還是去找了艾洛特,雖然首先迎上的是比之前見到還要燦爛的可怕笑容,讓他有種想轉身離開的衝動。
 
  「我最近正缺人在身旁幫忙呢,戴米安你來的正好,我有非常多的事情要交給你。」
 
   艾洛特拍了拍戴米安的肩膀,一臉微笑的帶著戴米安往他的房間去處理一些文件。
 
  路上經過的術法師本來想跟艾洛特打聲招呼,不過看到後頭散發著濃厚黑氣跟看了就宰了你樣子的戴米安,大家都乖乖閉上嘴,用這輩子最快的速度向前衝刺!
 
  「戴米安,你的表情太可怕了,這樣會嚇壞其他人。」
 
  艾洛特對戴米安搖了搖頭,然後打開門後迎上戴米安的是堆的跟山一樣高的文件……戴米安心想,誰看到這種數量的文件會開心!
 
  然後他還是安分的去處理了,反而是艾洛特弄了一下就有人急忙的找他出去,其他國家的使節居然特地來馬拿路斯山啊。
 
  接下來幾天戴米安都是在這裡處裡文件,晚上的時候就看到一臉快掛掉沒有笑容的艾洛特拖著疲累的腳步近來,然後沾到床上就直接睡了。
 
  戴米安都只是冷冷地看了一眼,然後就去幫艾洛特蓋上被子,之後再來懊悔他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
 
  忙碌了幾天後,難得的一天迪奧乃要艾洛特今天好好休息,把事情都交給她,本來艾洛特是不願意的,不過在迪奧乃的堅持下之好乖乖的休息。
 
  然後現在的環境就是艾洛特跟戴米安待在同一個房內,兩個人大眼瞪小眼的看著,要問戴米安為什麼不去別的房間休息……他也想啊!
 
  結果等著他的是迪奧乃跟他說,全部的房間都住滿了,而且艾洛特也願意讓戴米安跟他一起住,再加上兩個人小時候相處過,所以最後就得到這個情形了。
 
  「我說你啊,可以不要在維持笑臉了嗎?」
 
  戴米安皺著眉看艾洛特,明明就不想笑不是嗎?幹嘛強迫的對著他笑,讓他感到一陣毛毛的。
 
  「那我現在可以用術法狠狠的揍你嗎?」
 
  「……」
 
  所以最後戴米安還是決定讓艾洛特繼續維持那種假笑,雖然說看不順眼,可是至少比回復成大術法師的艾洛特,用超強力的術法往他身上轟炸來得好。
 
  「你……現在應該完全好了吧?」
 
  兩個人沉默了一段時間後,艾洛特才忍不住開口問著,雖然他一直很生氣,也不知道是在氣自己當初的不負責任,還是氣戴米安居然去當別人的派勒提爾,又或者是氣對方在移動要塞的時候發生得事情。
 
  總之,他現在就是擔心,畢竟現在那個人不是老師的派勒提爾,更不是他的,想要知道對方現在的情況。
 
  「好的差不多了。」
 
  戴米安默默地看著艾洛特,看著明明努力維持著假笑,卻又在聽到他說的話後,忍不住鬆口氣的樣子暗自笑了下。
 
  像這樣聊天……已經多久沒這樣了呢?上次見面的時候他是因為命令而來,艾洛特見到他只是充滿了歉意跟疏遠感。
 
  戴米安反而覺得,他寧可艾洛特用術法轟炸他,或是像小時候擺臭到不行的臉看著他,這樣才覺得艾洛特是真的在意他。
 
  回到小時候那種相處的感覺。
 
  「……你確定沒有問題?」
 
  艾洛特看到戴米安不自覺的翹起嘴角,突然感覺到一陣惡寒的搓了搓手臂,該不會是腦袋哪裡撞壞了吧?要不要請人再檢查一下比較好?
 
  如果戴米安知道艾洛特在想什麼,大概會不顧實力差距跟艾洛特的身分,直接拔出劍打起來了。
 
  「沒事,文件快點處理完吧,不然只會越積越多。」
 
  「迪奧乃不是要你休息嗎?」
 
  雖然戴米安這麼想,可是送文件的術法師像是沒接到迪奧乃的命令一樣,還是不斷的把文件往這裡塞,只好嘆口氣跟艾洛特再繼續處理文件。
 
  「跟以前一樣呢。」
 
  艾洛特文件處理到一半,小聲地自言自語著,雖然嘴巴現在變得惡毒,還有種跟他找碴的感覺,可是果然戴米安就是戴米安。
 
  「喂,在發呆可處理不完。」
 
  戴米安皺著眉看艾洛特,文件堆得跟山一樣高了,居然還神遊出去,果然是個不合格的大術法師。
 
  「沒關係,反正都交給你就好了。」
 
  「……」
 
 
 兩個人好不容易處理到晚上,終於把快把房間淹沒的報告跟文件整個消滅掉了,一送去迪奧乃那都讓人嚇一跳。
 
  明明就要人休息呢,迪奧乃邊走邊著,看來也只能走過去跟那兩個人說謝謝,然後再跟其他術法師說明天絕對不能把文件送去給他們處理。
 
  「艾洛特、戴米安,辛苦你們……」
 
  迪奧乃敲敲門正要走進來,不過稍微推開門就看到兩個人睡在床上,像是感情很好的靠得很近,跟在一旁的阿傑莉娜也眨了眨眼看著床上的兩人。
 
  「迪奧乃,他們終於……」
 
  「慢慢的改善吧。」
 
  迪奧乃在嘴前豎起一個手指,跟阿傑莉娜安靜的關上門退出去,現在……就讓那兩個人好好休息吧。
 
  就這樣維持了快一個月的生活,戴米安一直跟在艾洛特身旁幫忙,都快要以為他是艾洛特的派勒堤爾了。
 
   不過事情幾乎都安定了下來,王國那也暫時把事情鎮壓下來了,也該到戴米安回去沙莉阿勒那了。
 
  「沙莉阿勒要我交代,王國那隨時歡迎術法師們的到來。」
 
  戴米安對著艾洛特說著,語氣上比起之前好了很多,雖然沒辦法像小時候那樣,可是已經逐漸改善了。
 
  「你也幫我跟莎莉阿勒說,如果遇到任何危機,隨時歡迎來馬拿路斯山上找我們。」
 
  艾洛特笑著點點頭,想著這快一個月的生活,感覺上真不真實……如果他當初不逃跑的話,是不是現在會更不同呢。
 
  「如果……能再有個機會選擇的話,我會選擇你的。」
 
  看到艾洛特不再是假笑,戴米安也露出了跟平常不一樣的笑容,是真正的微笑,然後他就啟程回去了王國。
 
  「不是如果,我一定會把你接回來了。」
 
  艾洛特看著戴米安離開的方向,忍不住哈哈大笑了出來,真是的最後都要搞得這麼奇怪,該說真不愧是戴米安嗎?
 
  看來他得要好好的努力才行了,畢竟兩個人之間像是有條剪不斷的線,他一定會把人給帶回來。
 
  最後說的話,也是在人離開後才自言自語的說出口,艾洛特想……他現在大概變得很奇怪吧?不過他不討厭。
 
  他們一定,會因為這條線而再次在一起,這個是老師給予他們的,也要他們珍惜的,所以他一定會再次拿回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