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VG櫂愛前進中~
  • 179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VG】大學,stand up!03 (櫂愛)








  「我們要透過這次的先導者對戰,讓前三組的學生去參加最近校外的比賽,當然會有好處。」
 
  學生們在對戰場竊竊私語著,愛知也一臉困惑的看著身旁同樣也困惑的直樹,反倒是美咲跟櫂似乎早就知道,兩個人都跟平常一樣沒有多大的改變。
 
  「愛知,加油吧。」
 
  美咲對愛知笑了,愛知也同樣回以一個笑容,之後兩個人就上前去比了第一場對戰。
 
  就跟當初還在Q4裡頭一樣,兩個人的默契還是一樣好,不論防禦或是攻擊都能在好的時機上搭配到,讓一旁的其他人在那邊嘖嘖稱奇的討論著。
 
  「愛知他們好厲害,我都燃燒起來了!我們也不能……」
 
  才想說也不能輸的直樹,感覺到身邊的櫂散發出一種有點可怕的氣息,突然被櫂看了一眼,讓直樹自然的發抖了一下。
 
  「不準有任何失誤。」
 
  丟下了這句話櫂就向前,直樹咽了一口後跟著向前……總覺得如果輸了,他的下場會很淒慘。
 
  之後直樹只是偶爾幫了些忙,幾乎都是櫂把對面秒殺後再秒殺,幾乎是到了虐待的地步,讓直樹忍不住替對面默哀了一下。
 
  「總覺得櫂君跟直樹君那很激烈,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誰知道呢。」
 
  愛知好奇地看向另一方,總覺得非常熱鬧的樣子,美咲只是忍不住偷笑了下,看起來大概知道那邊發生了什麼事。
 
  「愛知君,下一場請多多指教。」
 
  把這場的對手解決掉後,愛知跟美咲到一旁去休息了下,不過愛知馬上就被蓮給纏上,然後整個人掛在他身上。
 
  「下場的對戰是跟蓮桑啊,那蓮桑的搭檔是……」
 
  然後愛知愣了下,連一旁的美咲也愣了下,站在一旁的不是學弟或是學妹,而是他們很熟悉的人──鳴海淺香。
 
  「蓮大人的搭檔只能是我,所以理所當然的是跟我。」
 
  「等等,不是應該要跟一年級的組隊嗎?」
 
  「規則什麼的只要用點方法就解決了,能跟在蓮大人身旁的只有我。」
 
  看來是用了什麼方法,愛知跟美咲在心裡這樣想著,淺香笑著站在蓮身旁,而蓮也沒有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對。
 
  「嗯,我也只能接受淺香在我身邊。」
 
  「蓮大人!」
 
  看起來兩個人身旁發出了很耀眼的光芒,附近的人都覺得刺眼的遮住眼睛,只有愛知跟美咲已經習慣的看著。
 
  接著他們開始了先導者的對戰,兩邊互相激烈的攻防,讓身旁的學生們都發出了驚奇的聲音,簡直就是世界級的對戰水準了。
 
  「那麼,接著就是落幕的時候了。」
 
  淺香說完後給了愛知他們最後一點傷害,在傷害78之中結束了對戰,也宣告愛知他們在四強的時候輸了。
 
  「還有第三名的對戰。」
 
  「嗯。」
 
  美咲以為愛知是輸了有些沮喪,拍了下愛知的肩膀,不過實際上愛知是因為不能跟櫂對上一場,有些失望的嘆了口氣。
 
  接著爭奪第三名的對戰,愛知他們理所當然的贏了,剩下就是爭奪一、二名的對戰了。
 
  「兩邊不相上下,直樹果然也進步了很多。」
 
  看著直樹並沒有拖累櫂,反而也讓對面的淺香有了壓力,讓美咲稱讚的說著。
 
  「蓮桑怎麼感覺……被櫂君壓著打?」
 
  愛知有些愣愣地看著,論實力這兩個人應該是不相上下的,可是現在這場對戰很明顯的櫂壓過了蓮
,而且那種壓迫感比平常還要強了好幾唄。
 
  「愛知,你以後一定要小心,遇到什麼我會幫你。」
 
  「咦?美咲姐?」
 
  看到這種情形美咲認真地看著愛知,愛知反而一臉困惑的看著美咲。接著發出了很大的驚呼聲後是鼓掌的聲音。
 
  勝負已分,櫂他們贏了。
 
  「櫂比平常還要可怕好幾倍,對吧淺香。」
 
  「就是嘛,一點都不像蓮大人。」
 
  「啊哈哈……」
 
  愛知無奈地笑著看在那一搭一唱的蓮跟淺香,櫂只是看了眼後就無視的往別處看去,直樹也湊過來說櫂真可怕,讓愛知只能乾笑著。
 
  教授過來跟他們說,他們要替學校出去比先導者的跨國交際比賽,所以接著的每天都要參加特訓。
 
  「好處當然是會有,不過特訓你們就好好加油吧,我們這些教授一定會好、好、指、導、你、們、的。」
 
  教授露出讓人發寒的笑容,讓愛知跟直樹忍不住發了個抖,反而其他四人都沒有什麼反應。
 
  「番長,為什麼感覺像不關你們的事?」
 
  直樹看了依舊表情沒什麼改變的櫂,又看了也沒什麼改變的美咲問著,只見美咲只是默默的看了一眼。
 
  「只有新生需要指導,所以你們兩個加油吧。」
 
  所以六個人裡頭只有愛知跟直樹是新生,也就是只有他們要接受指導……不過看到教授的笑容,他們兩個突然一點都不想知道內容了。
 
  「可以從早對戰到晚唷,會很開心的。」
 
  蓮看愛知似乎想知道的樣子,就愉快地把訓練內容說出來,直樹鬆了口氣,只是對戰的話沒什麼。
 
  「可是沒打贏的話,要持續到打贏那個教授,反正也才三十多個而已,對吧蓮大人。」
 
  淺香在一旁補充說明,愛知只是無奈的笑了下,倒是一旁的直樹露出晴天霹靂的樣子。
 
  「我還有修別的系,這樣的話……」
 
  「不會放你走唷──除非打贏。」
 
  直樹突然間頭痛了起來,然後瞬間又大喊絕對不會就這樣認輸就衝出去了,不知道到底是接受還是自暴自棄了起來。
 
  「特訓明天才開始,今天就先去上課吧。」
 
  美咲看了下時間跟愛知說著,就先離開去等等要上課的教室,蓮跟淺香也同樣地離開,身旁只剩下了櫂。
 
  「那個……櫂君?」
 
  「最後一堂的時間。」
 
  愛知先是愣了下,才想起來今天得要把鑰匙拿給櫂,說了之後還問會不會讓櫂等很久,只見對方搖搖頭也走了。
 
  總覺得……剛開始就很刺激呢,愛知突然覺得未來一定會有更多事情吧,雖然也不錯,不過也疲累的嘆口氣離開。
 
  「櫂君!等很久了嗎?」
 
  一下課就看到櫂在外頭等著,愛知上前問有沒有等很久,櫂只是搖搖頭說了句走吧,不過走到一半馬上就有人從一旁搭上愛知的肩膀。
 
  「愛知!我有空可以幫忙。」
 
  搭上愛知肩膀的人是直樹,愛知在之前有跟他說過房間有很多箱子需要人幫忙,剛好他今天有空所以就來幫忙。
 
  「謝謝你直樹君,櫂君等等也會一起幫忙。」
 
  聽到愛知這麼說,直樹看了一眼櫂,只感覺到很沉重的壓力從櫂身上傳了過來……直樹想他做錯了什麼嗎。
 
  搭車回到他們住的地方後,櫂先回去他的住處放東西,直樹看了櫂進去的地方,然後又看著愛知打開的門,兩個人……住的還真近。
 
  「愛知,你根本連整理都還沒開始嘛。」
 
  直樹進到愛知住的地方才發現到箱子根本把道路都擋住了,有些驚訝的張大了眼,然後捲起袖子開始幫忙。
 
  「哈哈……」
 
  愛知乾笑了幾聲後也開始整理,把東西都拆出來放到該放的地方,在整理到一半的時候,愛知搬起了一個頗重的箱子,本來想要叫直樹幫忙一起搬這箱,不過想想自己應該也行就試著搬。
 
  「搬到……咦!」
 
  才要開始走第一步愛知就腳滑了一下,心想果然剛才應該叫直樹來幫忙的,然後就閉上眼準備好接受被箱子砸到的疼痛。
 
  「嗯?」
 
  不過除了跌坐到地上屁股傳來的疼痛感外,倒是沒有被箱子砸到的感覺,張開眼一看發現到箱子被人急忙地接住。
 
  「小心點。」
 
  櫂才一進門就看到讓他嚇到的場面,雖然沒辦法接住愛知,不過至少接住箱子,沒有讓人被砸到。
 
  「櫂君,謝謝你。」
 
  愛知發現到得救後鬆了口氣,站起身對櫂道謝,然後接下來太重的都被櫂給拿去搬了。
 
  「這樣就沒問題了,別的地方有直樹君在幫忙,櫂君就休息吧。」
 
  他們最後整理了愛知睡覺的房間,整個整理完後愛知呼了口氣,要櫂坐在床上息一下,他去繼續幫忙直樹。
 
  「愛知,等等……」
 
  聽到愛知要跑去找直樹,櫂下意識的就伸手抓住對方的手,然後人往後一拉整個跌坐到床上。
 
  「櫂君?」
 
  沒想到回突然這樣被拉回來,愛知愣了愣看著一臉正經看著他的櫂,一點也不知道櫂想要做什麼。
 
  「我有很重要的話要對你說,所以現在不要去找那個傢伙。」
 
  「重要的話?」
 
  愛知看到櫂的眼神是認真的,雖然不知道櫂要做什麼,不過愛知還是乖乖的點頭,等著對方說話。
 
  「……」
 
  不過櫂還是沒說話,倒是整個人把愛知壓倒在床上,讓愛知覺得好像哪裡不對,可是對他來說卻看不出來哪裡不對。
 
  「那個……櫂君?」
 
  兩個人這樣維持了好幾分鐘,愛知終於忍不住困惑的問著櫂,不過櫂只是慢慢地逼近愛知,兩個人的距離越來越短。
 
  總覺得好像不太妙。
 
  愛知是這樣想,櫂也沒有特別出力的壓住他,照常理來說應該要推開,可是就只是呆愣愣地看著櫂越來越接近。
 
  「愛知!那邊我都整理……你們在做什麼啊?」
 
  「直樹君!」
 
  在櫂就快要吻上愛知的時候,直樹突然間開門進來,愛知的第一個反應就是用力地推開櫂,然後櫂整個人差點就摔下了床。
 
  「因為整理完有些累了,所以休息一下。」
 
  愛知有些臉紅的站起來,然後說要倒水給他們喝後就衝出門,直樹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看著門外。
 
  「石田直樹。」
 
  「啊?」
 
  櫂站起身來,走到直樹身旁後重重的拍了直樹的肩膀,一臉看起來很嚴肅又可怕的樣子。
 
 「接著我會好好訓練你。」
 
 「喔……請多多指教。」
 
  本來直樹是想很高興的說,不過感覺到一股沉重又可怕的壓力從櫂身上傳來……他是不是做錯了什麼?
 
  「辛苦了,現在這裡只有水而已。」
 
  愛知笑著端了兩杯水進來,不過直樹說還有事情後就先離開,又只是剩下他跟櫂了。
 
  兩個人之間沉默了一段時間,愛知深吸了一口氣打算要問剛才的事情,還有想說什麼的時候,櫂先說了話。
 
  「鑰匙給我吧。」
 
  「啊!」
 
  想起來要給櫂鑰匙,愛知急忙的去書桌上找備份的鑰匙交給櫂。
 
  「之後我都會來叫你,等等晚餐過來我們那吃吧。」
 
  櫂似乎也沒打算說剛才想說什麼,也沒有想解釋剛才那樣做的意義,接過鑰匙後就直接離開了愛知的房間。
 
  「櫂君,到底想跟我說什麼呢?」
 
  櫂離開了後,愛知往床上一躺,想到剛才的事情總覺得好像很不得了的樣子,不過他也不打算再多想什麼,等等就過去櫂他們那吃飯吧。
 
  不過,其實不只剛才的事情很不得了,愛知並不知道某個人因為壞了另一個人的好事,在他不知道的期間接受了很可怕的魔鬼訓練,簡直就是慘無人道。
 
  當然這是另外的一件事情,愛知也永遠不會知道,就只有某個人永遠記的這段快要到心靈創傷的訓練,而且還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原因才這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