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VG櫂愛前進中~
  • 179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VG】大學,stand up!02 (櫂愛)

 「美咲姐,妳也是讀這嗎?」
 
  愛知看到美咲的名字時就感到驚訝了,雖然有想過會有很多認識的人,可是這麼熟的人也太多了吧……當然他現在有個疑問,收斂點是指什麼?
 
  「是啊,畢竟未來要繼承那家店,多學習也挺好的。」
 
  美咲看到愛知笑了下,不過愛知從旁邊聽到她居然笑了之類的話,就看到美咲用有殺氣的眼神看了過去……啊哈哈。
 
  「戶倉,如果你不想帶的話……」
 
  「我要帶,讓他跟你相處在一起實在是太危險了。」
 
  愛知完全聽不懂兩個人在說什麼,不過卻感覺到櫂跟美咲之間好像產生出了火藥味,而且還有逐漸變大的趨勢。
 
  「有些課程需要有前輩陪伴,還有會舉辦一場新生盃需要跟前輩一起比賽。愛知那就多多指教了。」
 
  「我才是,美咲姐請多指教。」
 
  愛知笑著跟美咲握了手,就像是當初他們組成了幸運草隊一樣,大家在一起奮戰的感覺,讓人對之後的生活充滿了期待。
 
  跟美咲聊了會也交換了手機號碼後,因為有事情所以美咲就先離開了,現在又回到了只有愛知跟櫂的情形了。
 
  「今天也沒有課,櫂君那我就先回去了。」
 
  「嗯,我也要回去。」
 
  似乎櫂也沒事的樣子,愛知跟櫂一起離開了學校,本來以為中途就會分開了,不過走著、轉搭電車,然後兩個人在同一個地方下,往同一個租給學生的宿舍上去。
 
  最後兩個人在同一層樓停下,不過櫂在更前頭就停下來了,愛知看了櫂停下來的位置跟自己住的位置非常近,只隔了兩間而已。
 
  「那個,櫂君?」
 
  「我住這裡。」
 
  「原來是這樣……咦──」
 
 
  愛知整理了目前的情況,他讀的大學見到了櫂君、美咲姊、直樹君、蓮桑,然後美咲姊變成了他的直屬學姊,現在櫂君又只住他的旁邊而已……總覺得突然間好累啊。
 
  「櫂君,我住那邊。」
 
  愛知指了旁邊那的門,看了眼櫂的時候愣了下。總覺得好像突然眼睛亮了下?應該是他的錯覺吧。
 
  「嗯,事實上……」
 
  「喂,在裡頭都聽到講話的聲音了,怎麼不進來?」
 
  「三和君!」
 
  門突然間打開,第一眼印入的就是金色的頭髮還有爽朗的笑容,愛知愣愣地看著三和的出現,簡直就是跟他頗熟的人都在這或學校了。
 
  「唷,這不是愛知嗎?」
 
  看到愛知,三和笑著打了聲招呼。愛知無奈地笑著也回了聲,他總覺得等等回去可能需要整理下思緒才行。
 
  「既然這樣就進來坐吧。」
 
  三和直接抓住愛知的手往裡頭拉,意思就是不容你拒絕,櫂看到愛知被抓進去後也跟著進門,看到人被按在沙發上坐著。
 
  「櫂君跟三和君住一起嗎?」
 
  「嗯。」
 
  「我記得這裡都是雙人房吧,愛知自己一個人住嗎?」
 
  三和端來了茶,如果他的印象沒記錯的話這裡應該都是雙人房,如果愛知真的一個人住的話就是自己付兩人房的錢了。
 
  「嗯,這裡的房東似乎不想讓房子空著,所以就用單人的價格租給我了。不過條件是等時候有人要租,不管是誰都只能接受。」
 
  已經有段時間沒喝東西了,愛知順手拿起來桌上的茶喝著,並且說為什麼會自己住雙人房的原因,三和聽完後點點頭,笑著用手肘戳了戳身旁的櫂。
 
  「你要不要趁這個機會啊?反正我們系上有人也想住這,我不介意你搬過去喔。」
 
  「……」
 
  櫂無視了三和調侃的語氣,只是稍微思考了下,然後就盯著愛知看。愛知突然間顫抖了一下,放下茶杯後看到櫂在盯著他看……是不是臉上還是哪沾到了什麼?
 
  「明天第一堂是跟直屬一起上的課,我會去叫你。」
 
  「呃,謝謝櫂君。」
 
  對於櫂突然說話,愛知稍微愣了下才反應過來。之後三和詢問要不要一起吃晚餐,愛知說不用就先離開回到自己的房間去了。
 
  「你這個悶騷男,明明就想跟愛知同居對吧。」
 
  「哼……」
 
  「然後想要愛知吃你做的料理,說好吃之類的。」
 
  「我做自己的份就好了。」
 
  「啊!櫂大爺我剛才都是開玩笑的!雖然我自己也會做,不過請做我的份吧!」
 
  「……」
 
  櫂嘆了口氣去做晚餐,同時思考著同居這種事情,不過搞不好只有他單方面對對方抱有那種感情,同居的話搞不好只是讓他痛苦跟挑戰理智之類的。
 
  「明明大家都看出來,這兩個人真讓人擔心。」
 
  三和在廚房外看著櫂無奈的笑著,唉唉──一個悶騷、一個猶豫不決,真想讓人用力的推他們一把。
 
 
----
 
  愛知回到房間後鬆了口氣,總覺得被櫂看比以前還要會不好意思,該不會是太久沒看到人了,所以太緊張了吧?
 
  「總之,要好好加油。」
 
  握了下拳後,愛知走去開了冰箱才想起來一件事情……他今天才剛搬進來啊,連東西都還沒有整理好,更不用提食物一定是還沒有買,看來只能去外頭的便利店買便當了。
 
  「欸?」
 
  打開門正要出去的時候,愛知看到正要按電鈴著櫂,兩個人對看了一會後,愛知才說出要去外頭買便當,想當然就這樣去跟櫂他們一起吃晚餐了。
 
  「明明就多做了愛知的份。」
 
  看到愛知進來後,三和小聲地在櫂身邊偷笑著說,惹來了一個瞪眼,就吹著口哨先過去了餐桌。
 
  「不好意思,還麻煩了櫂君跟三和君。」
 
  「沒什麼,反正這個都是櫂做的唷。」
 
  愛知稍微停下了碗筷的動作,然後笑著對方櫂說了聲謝謝,只見櫂也停頓了下,然後又繼續的吃著。
 
 「櫂君很熱嗎?臉頰有點紅呢。」
 
 「愛知不用管他,他沒有事啦。」
 
  三和差點笑著把飯噴出來,對著愛知搖搖頭,然後還是偷笑的看著櫂,櫂說要倒水就起身去廚房,留下一臉困惑的愛知跟一直笑的三和。
 
  吃完晚餐後,愛知還是待了會跟櫂他們聊天,雖然絕大多數應話的都是三和,不過愛知覺得這樣就已經讓他很開心了。
 
  跟三和聊天的時候知道,其實三和本來沒有要來讀這的,不過看到櫂要來讀後他就想跟著來也不錯,不過只是一般的學系就是了,當然要讀這三和可是下了不少功夫,還差點就來不了。
 
  「櫂這個傢伙,也差點進不來喔,要不是他在先導者中也算是有名氣,那個學系的系主任特地來找他,不然搞不好就進不來了。」
 
  「三和。」
 
  櫂瞪了一眼三和,後者只是說糟了就換別的話題。愛知再聊了幾句也發現時間有點晚了,跟櫂他們道謝後回去自己住的地方。
 
  「悶騷的傢伙。」
 
  看著愛知離開後,三和故意搖了搖頭,就先回自己的房間去了,櫂嘆了口氣後看著天花板,想著接下來該怎麼做。
 
 
 
  回到房內後愛知看著滿山的紙箱,才想起來自己還沒有整理,不過已經蠻晚了,就去翻箱子找出換洗的衣物,打算明天再好好地整理。不過想到今天發生的事情,愛知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小小的哼著歌去洗澡並且上床休息。
 
  愛知醒來的時候發現到紙箱都整理好了,愣了下趕緊起身從自己的房間走出去,看到小客廳上的餐桌放著早餐,而裡頭的小廚房似乎有人在,第一個想到該不會是小偷……不過小偷不會幫他整理好,而且又做早餐給他吃吧。
 
  「是……誰?」
 
  雖然愛知想應該不是小偷,可是難免還是會怕是不是奇怪的人,輕聲的慢慢靠近廚房,看到是什麼人在裡頭時,不敢相信的張大了眼。
 
  「咦?欸?」
 
  先是揉了揉眼睛,確定沒有看錯,然後張大了嘴看到那個人端著兩杯飲料走了過去,把飲料放到桌上。
 
  「愛知,快點來吃早餐。」
 
  「櫂君──!」
 
  愛知愣愣的坐到餐桌前,看著已經吃起早餐的櫂,又看著眼前的早餐,想要捏看看自己的臉頰,看是不是作夢。
 
  「快點吃,要遲到了。」
 
  不過在愛知要這麼做的時候,櫂直接把早餐塞到愛知的手中,要人快點吃要出門,也就讓愛知放棄了這個舉動,開始吃了起來,然後去梳洗好後就跟著櫂一起出門。
 
  愛知邊走邊想,櫂到底是怎麼進到他的房間的,他沒有其他把鑰匙才對啊,難道是昨天回去的時候忘了鎖門?而且箱子到底是什麼時候放好的?感覺上有太多的疑問了。
 
  「喂,好好走路。」
 
  愛知突然被牽住了手,愣了下看著櫂,就這樣讓人給牽著,臉上忍不住有熱度竄了上來……奇怪,這種心情到底是什麼?
 
  兩個人到學校後經歷了一連串的事情,而且也沒有看到美咲,所以他上課的時候是跟櫂一起上的,讓他上課的時候都沒辦法專心,一整天都抱著有些忐忑的心情,直到下課都跟櫂一起走回去,根本沒辦法讓心情平復下來。
 
  「那個,櫂君不回去嗎?」
 
  「我要回去哪?」
 
  桌上放著櫂做的晚餐,雖然吃起來很美味,不過愛知還是有疑問,就像櫂好像跟他住在一起了一樣……住在一起了?
 
  「櫂君,你不是跟三和君住一起嗎?」
 
  「三和?他自己住的不是?我是跟你住一起的。」
 
  「原來是……什麼!」
 
  愛知先是原來如此的表情,然後突然間愣了一下,最後驚訝的大喊了出來,反而是櫂有些嚇到,不知道愛知為什麼要突然大叫一聲。
 
  「櫂君跟我住一起?明明昨天不是才跟三和君住一起嗎?」
 
  「我為什麼要跟他住一起?你是不舒服嗎?」
 
  櫂看著慌亂的愛知,用手摸上對方的額頭想看是不是發燒了,反而是愛知被摸上額頭的時候更加不知所措。
 
  「你先去洗個澡,冷靜一下吧。」
 
  看著愛知一直慌張的樣子,櫂把桌上的盤子拿去廚房收拾,並且把愛知趕去了浴室那。
 
  想也想不出到底怎麼了,愛知嘆了口氣就先進去浴室洗個澡,出來的時候櫂也進去洗,而且很快就出來了。
 
  「那個櫂君……為什麼跟我躺在同一個床上?」
 
  「我們不是都一起睡嗎?」
 
  聽到這個回答愛知已經放棄在思考了,打算就這樣睡的時候,腰突然被櫂給抱住,而且熱氣就這樣直接碰觸在他的頸部上。
 
  「啊……那個……櫂君……咦!手……哇啊!」
 
  「愛知……」
 
  櫂的手就這樣直接伸進了愛知的衣內,慢慢地往上摸著,愛知臉紅的胡言亂語,這樣不行啊!
 
  「不可以──」
 
  然後愛知就被一個重物重擊,感覺上要悶死了,努力的掙扎後終於把東西甩到床下,喘著氣睜開眼看是什麼……是他放衣服的紙箱。
 
  「原來是作夢嗎?」
 
  愛知鬆了口氣,原來是作夢啊?雖然非常真實……不過他怎麼做這種夢!他、他跟櫂君!要做那種!
 
  「我到底在想什麼啊。」
 
  愛知紅著臉捏了自己的臉頰,讓自己更清醒後聽到了敲門聲,而且一直持續沒有停下,好像很急忙的樣子。
 
  「來了……櫂君?」
 
  「你在做什麼?都快要遲到了!」
 
   聽到櫂這麼說,愛知愣了下衝進去看時鐘,又愣了下急忙衝進浴室梳洗、換好衣服,然後就衝出來跟著櫂衝去了車站。
 
  兩個人跑到車站後看到列車就要開了,急忙的衝上前,終於在千鈞一髮之際趕上,兩個人上車後大口的喘著氣。
 
  「櫂君,對不起。」
 
  「沒關係,你還是給我鑰匙吧,早上我去叫你。」
 
  「咦!」
 
  愛知愣著看櫂,不過看對方一臉困惑的看著他,愛知馬上搖搖頭把奇怪的想法搖出去,他怎麼馬上想到早上做的夢啊,櫂只是好心的要叫他而已。
 
  「我知道了,另一把我記得放在房間裡頭。」
 
  到了教室後愛知就看在等他的美咲,打了招呼後發現到一旁站著的直樹,驚訝之餘也開心的笑著打招呼。
 
  「愛知,我可以雙主修了喔。」
 
  「真是太好了,不過一次修兩個不會太累嗎?」
 
  「沒問題,只是原本的系會多讀一年而已。」
 
  愛知跟直樹在那開心地聊著,美咲看了眼櫂後忍不住噗哧的笑了一聲,讓櫂默默的看了一眼。
 
  「看來你的阻礙挺多的。」
 
  「哼。」
 
  櫂不打算理會美咲,走到愛知身旁打斷了跟直樹的對話,不過直樹見到櫂也只是露出很強很崇拜的樣子。
 
  「喔!這一年請多指教了,我都感到熱血沸騰了!」
 
  「嗯?」
 
  「欸?」
 
  愛知跟櫂看著直樹,一個看不出是什麼表情,一個是充滿困惑的樣子,直樹見到兩個人都沒回應,就說出了讓人驚訝的話。
 
  「我是指那傢伙……櫂,是我的直屬學長。」
 
  發現到對自己的直屬這樣說不好,直樹急忙的改了稱呼,不過聽到的兩個人已經完全沒注意到稱呼什麼的了。
 
  「戶倉,不考慮換嗎?」
 
  「不可能。」
 
  櫂馬上走到了美咲身邊,只見美咲只是冷冷地看了櫂一眼,果斷的拒絕櫂的要求,然後笑著走到愛知身旁。
 
  「唷,請多指教啦。」
 
  「……」
 
  直樹也走到了櫂的身旁,不過櫂只是看了直樹一眼,然後就沒有說任何話,讓直樹以為該不會是他說錯了什麼吧。
 
  在大家各自想著不同的事情時,講師從教室外走了進來,快速地用眼掃過整間教室,然後大聲的說話。
 
  「今天的第一堂課,到對戰場去,等等的戰鬥各位可要好好加油。」
 
  講師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讓學生們覺得氣氛怪怪的,不過也只能去對戰場那了。
 
  愛知深吸了一口氣,要開始了……在這所大學的第一場先導者戰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