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VG櫂愛前進中~
  • 1815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TTR】旅途-第一章(完)(藍舒)

 
  「你這個笨蛋!到底在鬼叫什麼!」
  
  「哇啊啊啊啊!」

  
  舒博爾第二次臉部跟地板來了個親密接觸,起來後只見一臉怒氣的藍德斯正拿著劍柄對準他的頭,好像要再敲第二次。

  
  「所以剛才的是夢?哈哈……是夢!」

  
  「你這傢伙是腦袋壞了嗎?」

  
  看舒博爾一下放鬆、一下高興的樣子,藍德斯有些愣住的看著,想會不會是舒博爾的精神終於支撐不住,整個壞掉了。

  
  「沒什麼事,天剛亮嗎?」

  
  舒博爾馬上回復平常的樣子,咳了幾聲,看藍德斯還是一臉奇怪地看著他,大聲的說真的沒事才得到對方的回答。

  
  「剛亮,還有你這傢伙到底做了什麼夢,我差點拔劍要讓你安靜點。」

  
  藍德斯一臉頭痛的揉著額頭,一邊看著即使那麼吵還睡得很好盜賊,果然這些傢伙都是笨蛋,估計這個盜賊的其他同夥,應該也是這種德性。

  
  「所以,如果混進去了呢?」

  
  兩個人在一旁小聲的聊著,等著那個盜賊醒過來,舒博爾只知道要混進去,剩下的計畫藍德斯可沒跟他說。

  
  「本來想只是去吃點東西而已,不過我改變計畫了。」

  
  「改變計畫?」

  
  看藍德斯一臉燦笑的樣子,舒博爾知道……藍德斯已經被激怒了,身為前任可憐部下,實在是非常了解這個人的個性。

  
  「到了後在跟你說,反正一定會很有趣。」

  
  可以的話希望不要那麼有趣,舒博爾在心裡默默地想。他只想要平安的找到大家,可不想轟轟烈烈的把大家都吸引過來,而且估計這樣後,他僅存的形象都要再見了。

  
  「舒博爾,把他叫醒。」

  
  藍德斯用命令的口吻,舒博爾一臉我聽你的話幹嘛,藍德斯接著說你可是頭目,然後笑得很愉快,讓舒博爾有種無力感。

  
  「喂,給我起來。」

  
  叫了一聲,沒有反應,之後叫了好幾次都沒有醒來的跡象,讓舒博爾也有些火了起來,既然要辦就乾脆貫徹好了。

  
  「給我起來,你這個廢物!」

  
  舒博爾大吼了一聲,並且拔出劍來,用力的往那個盜賊的臉旁插下去,那個盜賊嚇得大聲彈跳了起來,並且連滾帶爬得往後退了好幾步。

  
  「是、是……我馬上帶你們去!」

  
  盜賊害怕等等就會被幹掉,馬上有精神的要帶路,舒博爾無奈地把劍收起來,往後看藍德斯的身體不斷微微抖著,很明顯是在憋笑。

  
  兩個人跟著盜賊走了大半天,走到要懷疑是不是在騙他們的時候,那個盜賊突然跑了起來,讓他們也不得加快腳步跟上。

  
  「就是這裡了。」

  
  盜賊指著眼前的建築物,有兩個守望塔佇立在那,並且有一道大門擋住了路口,一旁有著長長的城牆圍出了一個範圍,舒博爾跟藍德斯有些意外,這個地有居然有一個山寨。

  
  「藏得還真隱密,難怪不只我們找不到,王國軍的那些傢伙也抓不到。」

  
  藍德斯喃喃自語了起來,他跟軍團在行經這附近的時候,就聽說過有一個不輸給紅髮的盜賊團了,而且隱密到王國的士兵都找不到。

  
  每次肆虐附近的村莊後,馬上就消失無蹤,想要抓到人根本是做夢,沒想到現在那個很隱密的盜賊團,就這樣出現在他面前。

  
  「什麼?」

  
  「我沒說什麼,不過我們倒是釣到了大魚。」

  
  藍德斯冷笑著,只要把這個地方給碾平了,他就可以拿到許多報酬。舒博爾看到藍德斯這種笑容後,完全不想理解在想什麼,只是跟著前面的盜賊一起進去。

  
  「喂!開門啊!」

  
  「還以為你被士兵抓走了。」

  
  盜賊對著守望塔大喊,馬上有其他盜賊探出頭來,打開了大門讓他們進去。

  
  「喂,你後面的那兩個人是誰?看起來很像跟我們做同樣的事情。」

  
  他們一進去,馬上就有更多的盜賊出來了,看著藍德斯跟舒博爾的眼神多半是有所防備,看他們做出什麼事情就會馬上攻擊。

  
  「他們啊……是紅髮盜賊團的頭目,還有他的老公喔!」

  
  「咳!」

  
  沒想到那個盜賊會這麼興奮地講,讓舒博爾差點嗆到,一旁的藍德斯又憋笑得更厲害,身體抖動的更加明顯。

  
  「你們全都相信嘛!」

  
  舒博爾忍不住大聲地吼出來,還外加表情兇狠絕望的樣子,一旁的盜賊全部都愣住,舒博爾才覺得糟了,居然直接把心裡的話喊出來了。

  
  「我們當然全都相信!這麼有魄力、兇惡的樣子,怎麼看都像是一個盜賊團的頭目,旁邊的也一定是你老公!」

  
  看著盜賊們認同地點頭,舒博爾有種無力、還有想把這些傢伙都宰一遍的衝動,一旁的藍德斯終於忍不住哈哈大笑了出來。

  
  「舒博爾,你要不要趁機轉職算了。」

  
  藍德斯走到舒博爾身旁,在耳邊輕聲的問,不過語氣中包含著嘲諷,讓舒博爾臉整個紅了起來,生氣的把搭著他肩膀的手給揮開。

  
  「藍德斯──」

  
  「唉唉,對你的老公這麼生氣啊?」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夫妻吵架?不對,其中一個是男的,好像不可以這麼說。盜賊們看著這兩個人,不知道該不該阻止,因為能當上頭目跟結為另一半的人,想來一定比他們強很多。

  
  「你們的頭目不在嗎?」

  
  本來還在欺負舒博爾的藍德斯,馬上轉頭問著一旁的一個盜賊,只見那個盜賊慌慌張張地點頭,並且說他們的頭目還要好幾天才會回來。

  
  「原來如此。」

  
  難怪他們吵成這樣都沒有人出來制止,藍德斯邊思考邊露出陰險的笑容。一旁的舒博爾本來從生氣,變成了不寒而顫。

  
  「其實我們有事情找你們的頭目,我說的對吧。」

  
  「呃……沒錯,我們有很重要的事情。」

  
  藍德斯馬上笑著看舒博爾,被看的人先是愣了一下,隨後大力地點頭,看那些盜賊的眼神又擺出很有威嚴的樣子,這才讓他們相信。

  
  「不過你們的頭目不在,讓我們住個幾天沒關係吧?」

  
  「沒關係!」

  
  藍德斯露出你敢拒絕,我就把這的人全都宰得樣子,讓那些盜賊不寒而顫的顫抖,完全沒想到他們人數應該是壓倒性的有利。

  
  「那就快點帶我們去,還有把食物跟可以洗澡的地方準備好。」

  
  一個盜賊馬上點頭,走在前方帶著藍德斯跟舒博爾。

  
  「真的要在這,待到他們頭目回來?」 

  
  舒博爾小聲的問著藍德斯,只見對方像是在看笨蛋一樣的看著他,然後故意大大地嘆了口氣,故做煩惱的樣子。

  
  「我也不想逗你了,當然是待到他們頭目回來前就逃走。只是要在這裡吃免費的食物,稍微休息一下後,就可以偷走值錢的東西跟糧食走人了。」

  
  「欸?」

  
  本來以為藍德斯還有更可怕的想法,原來就這麼簡單嗎?似乎感覺到舒博爾的疑問,藍德斯又露出讓人害怕的笑容。

  
  「然後找到王國軍後,在帶來一舉殲滅。」

  
  然後舒博爾更加篤定,不可以惹到這個長官,還有以前到現在都沒有被這樣對待過,真的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怎麼?你看起來不太滿意的樣子?」

   
  「啊?」

 
   盜賊把他們帶到房門前後,就去準備食物留下他們,只見藍德斯一臉笑容的搭著舒博爾的肩膀,後者一瞬間還沒辦法反應過來。

  
  「既然我們住同一間,要不要來真的實行呀?」

  
  「等、等等!你要實行什麼!」

  
  藍德斯一臉真是不懂風情的傢伙,一邊打開門後強行得把舒博爾給拖進去,當然後者死命地掙扎著。

  
  「啊啊││當然是做那種事情啦,不過我要先說你可是在下面的那個。」

  
  「藍德斯!放開……喂!慢著!」

  
  然後舒博爾就被藍德斯給拖進去,並且不時從房內聽到像是,你脫我的衣服幹嘛,慢著不可以脫那!不是認真的吧!住手啊││

  
  盜賊們很識相的暫時不打算靠近,食物就等他們出來後在帶去吃就好了,現在可是那個紅髮頭目跟他老公的相處時間。

  
  「不要啊啊啊啊──」

  
  舒博爾的叫聲傳遍了整個山寨。當然,沒有一個盜賊去理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