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VG櫂愛前進中~
  • 179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TTR】旅途──第一章02(藍舒)

 
  響亮的吼聲傳遍的整座森林,連早就逃得遠遠的野豬幫嚇的馬上繼續逃,不知道在森林哪處的盜賊,也以為是野獸害怕的左右看著。
  
  「嗯,我看根本不需要打,直接說是同黨就可以了。」

  
  看著眼前的舒博爾,藍德斯自顧自的點頭,然後說還要去附近看看後就不見了,留著舒博爾還待在原地。

  
  「這種時候,我還真想念艾洛特他們。」

  
  舒博爾無力的摀著臉,雖然平常會被艾洛特他們整,或是被蘋果狠狠地踩下去跟當成敵人一樣發射飛彈……其實好像哪邊都不好,想到這舒博爾感覺他要哭出來了。

  
  雖然現在藍德斯不在,舒博爾可以乾脆自己走人,不過就算自己這樣探索下去,好像也不會有什麼結果。

  
  而且,現在冷靜下來後才想,昨天藍德斯為什麼要問他那個問題,語氣也不像是平常嘲諷或是要激怒他,反而是一種無奈或是感嘆。

  
  不是背叛了領主、阿奈伊斯還有許多兄弟嗎?為什麼要這麼關心地問呢?而且在知道阿奈伊斯確實是這樣的結局時,樣子看起來有些悲傷。

  
  舒博爾現在真的搞不懂,那個曾經是他的兄弟、長官的藍德斯,背叛的原因真的只是之前說的那些嗎,還有同樣找尋著治癒之石,以及蒐集著有關阿奈伊斯的情報,這會像真的背叛所有兄弟的人會做得事情嗎?

  
  「嗚咳!」

  
  頭部受到嚴重重擊,舒博爾以面部朝地的方式跟地板來了親密接觸,忍住痛到快出來的淚水,舒博爾撐起身子站了起來。

  
  「看你一臉嚴肅,怕你腦子燒壞所以就打下去了。」

  
  藍德斯一臉認真地看著他,讓舒博爾剛才在想得事情馬上拋到了腦後,咬著牙磨出聲。

  
  「藍──德──斯──」

  
  「你用這麼熱情的眼神看著我,我也不會特別給你什麼的舒博爾。」

  
  啪嚓,舒博爾覺得腦袋某處的神經似乎斷掉了,拔出了劍就往藍德斯身上砍去,藍德斯露出得逞的樣子也拔劍回擊。

  
  兩個人打鬥了一段時間後,因為藍德斯以不能在消耗體力為由停下,舒博爾也感覺到肚子更餓了,所以也只好同意停下動作。

  
  「接著就要看看,那些笨蛋盜賊會不會上鉤了。」

  
  打鬥完看著已經黃昏的天色,藍德斯把樹枝點上了火,馬上一點小火花變成了不小的火球,正熊熊的燃燒著,產生出來的黑煙也飄散至空中。

  
  「雖然早點生火也可以,不過他們現在在森林裡的機率會比較高。」

  
  畢竟早上都去附近的村莊行搶了吧,藍德斯這樣推論著,當然如果今天沒有的話,就改成從早上就一直燒著,直到有盜賊來。

  
  「真的會順利嗎?如果天整個黑了,他們可是看不見的。」

  
  舒博爾看著飄往天空的黑煙,還有逐漸變暗的天色,似乎不相信這計畫會成功,也最好不要成功,他可不想接受可能被當成盜賊同黨。

  
  藍德斯無所謂的聳肩,就這樣靠著大樹休息著,像是在等著肥美的魚或是獵物上鉤,舒博爾則是相反。

  
  最好不要來啊!反正一直走下去一定會找到大家,如果盜賊真的來了,又被當成同伴,他覺得以後見到藍德斯,都會用這件事情嘲笑他。

  
  過了一段時間,太陽也下山了,只剩下被染黑的天空,還有點綴著閃亮的星星,黑煙在空中也不明顯了,四周還是只有他們兩個,沒有其他動靜。
  
  「看來是失敗了吧?」

  
  舒博爾鬆了一口氣,這樣他就不用……

  
  然後就在這麼想的同時,草叢的某處傳來了動靜,舒博爾愣了一下,藍德斯馬上張開眼看著那個方向,露出得意的笑容。

  
  「一定是野豬幫……」

  
  本來還這麼期待的舒博爾,看到走出來的是穿著盜賊服裝的矮小男人後,心裡頓時一冷,想著要不要馬上把這個盜賊送離這個世界。

  
  「本來看到有煙,還想是不是旅行者,原來是兩個同伴啊。」

  
  本來要絕望的舒博爾,聽到兩個同伴愣了一下,看著另一旁的藍德斯臉黑了一下,忍不住偷笑了出來。

  
  「你們是哪個盜賊團的?似乎沒在這附近看過你們……等等!你的頭髮是紅色的,而且臉看起來那麼兇惡,難道是紅髮盜賊團!」

  
  啪!舒博爾額頭上冒著青筋,握緊著拳頭露出猙獰的笑容,讓那個盜賊覺得自己沒有猜錯,果然是那個紅髮盜賊團的頭目!

  
  「沒錯,你果然是紅髮盜賊團的頭目。」

  
  本來臉黑掉的藍德斯,聽到這個盜賊這麼說,差點就大笑了出來,想著之後又多了一件事可以嘲笑舒博爾了。

  
  「旁邊這位……一定是你的妻子吧!」

  
  「咳!」

  
  「喀擦!」

  
  舒博爾像是嗆到一樣拍著胸口,藍德斯的臉又黑了回來,並且用手上的關節發出恐怖的聲音,讓那個盜賊想他是不是說錯什麼了。

  
  「我說錯了嗎?因為我聽說您的妻子像是男……美若天仙,所以才這麼問。」

  
  盜賊把差點講錯的話吞回去,馬上又討好地說著,紅髮盜賊團可是很強的一個盜賊團,如果跟他們老大搞好了關係,一定好處多多。

  
  「是啊,不過你搞錯了,我應該是他的老公。」

  
  藍德斯燦笑地拉住舒博爾的腰,舒博爾像是不敢置信的張大嘴,整個呆掉不知道該接什麼話,那個盜賊同樣也呆住。

  
  「可是……這樣不就代表……」

  
  「對,我是男的,一直被外面誤解成女的真是讓我困擾啊,還有其實頭目他喜歡的可是男人,只是傳到外面不知道為什麼,就變成女的還有美若天仙這種東西呢。」

  
  看盜賊傻傻地點頭,旁邊的舒博爾還在震驚中沒有回神過來,藍德斯用力地捏了舒博爾的腰,果然對方馬上痛的差點跳起來。

  
  「藍、藍德斯,你……」

  
  「什麼事啊?親愛的頭目。」

  
  看著已經傻傻相信的盜賊,還有彷彿身上散發著黑氣的藍德斯,舒博爾只好欲哭無淚地點點頭,表示剛才說得都是真的。

  
  「你們兩個來這做什麼?這裡可不是紅髮盜賊團的地盤。」

  
  總算整理好思緒的盜賊,馬上不客氣地問著,就算對方是很有名氣的盜賊團,這裡可是他們的地盤,別的傢伙進來可是讓人戒備。

  
  「帶我到你們的聚集地去,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們頭目談。」

  
  舒博爾馬上露出認真的表情看著那個盜賊,不過見沒有用後,馬上露出兇惡猙獰的樣子。

  
  「我說要你帶我去你們的聚集地,是聽不懂嗎?還是你想死在這裡?反正你這種螻蟻消失也不會有人發現吧。」

  
  「咦!遵、遵命!」

  
  本來還覺得自己占著優勢的盜賊,見到舒博爾這種恐怖的樣子,馬上嚇地點頭答應,深怕自己的生命就會在這結束。

  
  盜賊用這麼晚會找不到路,要早上才帶他們過去,然後保證他不會趁機逃跑,藍德斯也說了敢逃跑的話……知道的。

  
  「舒博爾,你果然很適合當盜賊呢,不論長相還是個性。」

  
  「不要再說了。」

  
  等到那個盜賊睡著了後,藍德斯跟舒博爾選擇較遠的另一端休息著,藍德斯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取笑舒博爾。

  
  舒博爾像是要哭出來地靠著身後的大樹,又被當成紅髮盜賊就算了,藍德斯變成他老公是怎麼回事啊──為什麼就這麼認定他喜歡男人了!

  
  「你也知道,我可不喜歡當人老婆。」

  
  「所以就變我老公了嘛!」

  
  兩個人就這樣對話了一段時間,到最後舒博爾疲累到不想再說了,才轉身背對著藍德斯,打算好好睡一覺,補足剛才的精神損傷。

  
  最後睡著之前,舒博爾在心裡想,就算騙過了這個盜賊好了,難道整個盜賊團都會被他們騙到嗎?還有盜賊團的頭目喜歡男人,這種謊真的能騙過嗎?

 
  
  「舒博爾,你在發什麼呆?」

  
  閉上眼後又醒來,舒博爾發現到他正在一個雙人床上,而且旁邊還是藍德斯,然後……

  
  「為什麼我是全裸!等等!藍德斯你怎麼也是全……你幹嘛那種看笨蛋的表情?」

  
  「是做得太激烈了,讓你的腦袋終於壞掉了嗎?」

  
  看藍德斯一臉感嘆地說著,舒博爾還是完全不能理解發生什麼事,只能往四周看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還有為什麼他會在這。

  
  不過經過他觀察,這裡就只是間小房間,還有簡單的擺設跟大床而已,沒有什麼其他特別的地方,所以果然最有問題的還是全裸吧!

  
  「為什麼……我會跟你全裸在……」

  
  本來想要問藍德斯,可是邊說邊看到對方那種燦爛的笑容,他就一點也不想繼續問下去了,反而是現在逃走比較正確!

  
  「嗯?你問我為什麼啊?」

  
  看準了舒博爾要逃走的樣子,藍德斯一把抓住舒博爾的腰,很輕鬆的就拉了回來,讓舒博爾有種吃鱉跟完蛋了的想法。

  
  「你覺得兩個人全裸,待在床上會是什麼事情呢?」

  
  「不!我一點都不想知道,藍德斯你可以閉嘴了!」

  
  看舒博爾把耳朵摀住的樣子,藍德斯有點傷腦筋的看著,後來輕嘆了口氣後,一把把舒博爾壓在身下,然後露出了笑容。

  
  「既然想不起來的話,那我們就實際再來做吧。」

  
  「實、實際!」

  
  舒博爾瞪大雙眼的不斷搖頭,可是身體違背他的意願根本沒辦法動,眼看藍德斯貼得越來越近……誰快來救他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