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VG櫂愛前進中~
  • 179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TTR】旅途-第一章01(藍舒)

  「喂……給我醒醒。」
  
  舒博爾掙扎了下,好像有聽到什麼聲音,不過現在全身都有被重物砸到的痛楚,所以就算聽到有人在叫他也不想起來。

  
  然後,他就感覺到一個很重的東西往他腹部砸上,痛的瞪大雙眼跳了起來。

  
  「嗚噁,什麼東西!」

  
  「終於醒啦,本來我還想往你頭上砸,看能不能更有效。」

  
  雖然身體其他地方也很痛,可是舒博爾皺著眉摀著腹部,感覺這個地方特別的痛,然後他才循著聲音的方向往後方看去,然後就愣住。

  
  「藍──德──斯──」

  
  舒博爾態度從一開始的愣住,轉變成錯愕,最後一臉憤怒的看著正露出可惜,沒有真的砸他頭的藍德斯。

  
  「我可是看到你被石頭給埋住,好心救你出來的,你應該要感謝或是報答我吧?」

  
  藍德斯說得很有道理的樣子,不過舒博爾現在只想先把藍德斯痛揍一頓,讓那正笑的一臉欠揍的人忘記他出糗的樣子。

  
  「算了,你為什麼會在這?王國軍的人沒跟你在一起?」

  
  「我才比較想問你同樣的問題,你那群看起來很要好的夥伴呢?不會是覺得你太笨了所以把你丟下了吧?」

  
  然後,兩個人又開始了沒意義的爭執,藍德斯不斷的諷刺著舒博爾,舒博爾也不干示弱的回擊,不過到最後還是舒博爾先忍不住,拔出劍來大打出手。

  
  兩個人一邊無聊的爭吵、一邊揮舞著劍交鋒著,直到不知道過了多久,天色暗了下來,他們才停下打鬥的動作,退開不算短的距離互相看著對方。

  
  「舒博爾啊,你真是不會考慮現在的情況,只會一股腦的向前衝。」

  
  藍德斯喘著氣,把劍插在地上當做撐著身體的支撐點,試著擺出一臉游刃有餘的樣子看舒博爾,不過他有點意外,舒博爾馬上就嘆了口氣,把劍收起來。

  
  「現在的確不是跟你打的時候,我也沒有理由再跟你爭鬥了。」

  
  舒博爾先是檢查了下身上的傷口,看起來都只是輕微的擦傷讓他鬆了口氣,然後看了看四周打算無視藍德斯自己找到大家。

  
  反倒是藍德斯有些愣住,他沒想到先前那個拼死都要拿到治癒之石的舒博爾,每次都會跟他大打出手的那個人,現在居然會這麼冷靜。

  
  「這種時候,還是兩個人比較好。」

  
  舒博爾馬上從四周回頭看著藍德斯,像是不敢置信的挖著耳朵,想著是不是他聽錯了,還是對面的人腦袋哪裡壞了。

  
  「你是想趁機跟著我,然後搶走我們的眾神之淚?」

  
  「舒博爾,我想你大概是真的被石頭砸到頭了吧,腦子哪裡壞了嗎?」

  
  本來是這麼認為的,但舒博爾看藍德斯一臉關愛的眼神,有種自己是笨蛋被別人玩的感覺,咬著牙想要再拔出劍砍過去。

  
  「這裡不是有某個盜賊團?難道你可以獨自一人對付突然遇到的敵人,而且還可能是數量很多的盜賊?」

  
  聽到藍德斯這麼說,舒博爾才想起來那個害慘他的盜賊團,然後才思考自己一個人的確不好對付那麼多人。

  
  「可是你大概會被他們當成同伴,如果你想自己一個人走,然後跟他們一起來個愉快的盜賊生活,我也不是很反對,只是看到以前可愛的部下,居然變成兇惡的盜賊真是可惜啊。」

  
  「誰會被他們當成同伴啊││」

  
  兩個人在一段不算短的沒意義爭執後,總算達成暫時的共識要一起行動,不過跟這種總是拿以前的事情來調侃他或是嘲笑他傢伙,舒博爾實在是想拔出劍直接打起來。

  
  「看來只好在這過夜了。」
  
  走到天色更暗的時候,藍德斯看著附近,想應該足夠庇護他們不被人給發現,點點頭後就要舒博爾不要再繼續前進了。

  
  「需要生營火嗎?」

  
  舒博爾感覺到現在的氣溫實在不怎麼友善,雖然不會到凍死人的地步,可是也沒有好到可以讓他們休息的很舒服。

  
  「你想要被盜賊團發現的話,我可不奢望會被自己人給找到,還是你其實很想要去當盜賊團的一份子?如果是這樣的話,以後我抓到你會替你求情的,舒博爾。」

  
  「就說了,誰要當他們的一份子啊!」

  
  看到藍德斯用一種原來如此的樣子,舒博爾無奈的吼了一聲就放棄似的靠坐一旁的大樹,就這樣環抱著劍打算休息。

  
  「只是一個晚上沒吃東西跟冷一下,你就好好忍著。」

  
  「不用你說我也懂。」

  
  感覺很像回到還在騎士團的時候,為了不驚動敵人只好像現在這樣,大家晚上都冷得發抖,而且也神經緊繃的不敢休息,不過藍德斯一聲喝斥才讓他們放鬆休息,也才沒造成要上戰場了卻沒有精神去對付敵人。

  
  不過……

  
  「藍德斯,為什麼你也在這?」

  
  「你覺得,現在我有義務什麼都告訴你嗎?」

  
  藍德斯隔著舒博爾一點距離,靠著同樣的大樹,語氣聽起來像是有點不屑的樣子,讓舒博爾頓時想拿劍射過去。

  
  「山崩,滿意了嗎?」

  
  「啊?」

  
  本來在想乾脆直接休息的舒博爾,沒想到藍德斯會回答他,而且還是……跟他遇難的理由一樣,所以他也是被捲進那個爆炸裡頭?

  
  「當時看起來應該是人為的,如果讓我知道是哪個傢伙幹的……」

  
  藍德斯哼哼的笑了幾聲,舒博爾只能在內心為那個製造山崩的盜賊默哀幾秒,反正真的活下來到時候只會更慘,在那個山崩中被掩埋還比較好吧。

  
  「既然你問了問題,那就輪到我來問你了。」

  
  「呃?」

  
  想想好像沒有什麼錯,舒博爾也只好應聲好,等著藍德斯問他問題,突然有種早知道不要搭話的想法,反正問那種奇怪的問題就不要回答,假裝睡著好了。

  
  「你見到阿奈伊斯了吧?」

  
  舒博爾身體震了一下,沒想到藍德斯會問這個問題,其實他只要回答一個是就好了,可是話都卡在喉中沒辦法說出。

  
  「聖女用盡自己最後的生命,保護世界不被審判要塞給毀滅。這個已經在世界傳開來,對阿奈伊斯來說也算是個好結局。」

  
  看舒博爾都沒說話,藍德斯默默的繼續說,他在別的村莊,就從村人的閒聊中聽到這個消息,他也不想再多問什麼,只是想看見舒博爾的反應,來確定是不是見到阿奈伊斯。

  
  「快點休息吧,明天還要上路。」

  
  「不需要你說。」

  
  藍德斯先打破了僵持好一段的沉默,打了一個大呵欠後就閉上眼,舒博爾像是有點不爽的回應,調了個舒服的姿勢休息。

 
  「喂……」
  
  早上,聽到鳥飛過去的聲音藍德斯馬上就醒了過來,伸了下筋骨後看著居然睡很熟的舒博爾,想這傢伙居然這麼沒戒備,而且叫了好幾聲都沒醒來。

  
  然後藍德斯就拔出他的劍,對準舒博爾的肚子……

  
  「喔喔喔喔喔!」

  
  「總算醒啦,你這傢伙果然神經都不見了吧,不對……你從還在騎士團的時候,好像就沒有神經這種東西。」

  
  「嗚咳!居然用劍柄敲……」

  
  舒博爾努力的調整呼吸,看著藍德斯一臉壞笑的把劍收回去,這個混帳!居然用劍柄狠狠得敲他肚子││

  
  「居然能活到現在,該說是傻人有傻福嗎?還是你的那些同伴太厲害了,讓你可以睡得這麼安心?」

  
  藍德斯愉快得說著諷刺的話,讓舒博爾生氣地拔出劍來,準備要跟藍德斯大打出手。

  
  「藍德……啊?」

  
  才正準備要衝過去,就聽到一邊的草叢那有動靜,兩個人馬上就擺出備戰狀態,如果是敵人的話就毫不猶豫的砍過去。

  
  他們看到,穿著很粗糙的鎧甲,拿著看起來一點也不好的斧頭,不斷發出類似豬地叫聲,然後長著豬臉的龐大身軀。

  
  「嘖,害我緊張了一下。」

  
  「什麼啊,只是野豬幫。」

  
   看到跑出來的是一隻豬人,藍德斯不屑地笑了一下,舒博爾也因為這樣鬆了口氣,反而是那個野豬幫的豬,看起來快要氣死了。

    
  「你們這些人類!瞧不起我小心……」

  
  然後牠就乖乖的閉上嘴了,牠發現到眼前的兩個人類,一個正露出邪惡的笑容,一個露出兇殘的表情,共同點是看起來都很餓的樣子。

  
  「我聽說野豬幫的肉,好像不錯吃的樣子。」

  
  「雖然不太想吃這種怪東西,不過既然很餓也沒辦法了。」

  
  藍德斯跟舒博爾都拿著劍慢慢地靠進,在野豬幫的那個豬眼裡,活像是看到死神正朝他走來,要帶他去地獄一樣。

  
  「咕咦!你們不要靠近我││」

  
  然後在這個森林裡頭,就上演了人跟豬互相追逐得場景,一邊是驚恐拼命脫逃得野豬幫,另外一邊是看起來很殘暴跟兇惡的兩人正在後頭追著。

  
  追到最後那個野豬幫不見了,藍德斯跟舒博爾停下腳步喘著氣,把劍插在地上後擦了下汗,看了天空發現到太陽已經升到正中央了。

  
  「居然為了一頭豬,浪費了一半的時間。」

  
  藍德斯似乎在為自己的失態搖搖頭,看著一旁的舒博爾像是在可惜沒有抓到,然後填飽肚子的樣子。

  
  「你就真的餓到,要吃那種生物嗎?」

   
  「藍德斯你自己也一樣吧!」

   
  舒博爾聽到藍德斯像是用憐憫的語氣問他,差點把插在土裡的劍一把抽起,往藍德斯那射過去。為什麼說得像他是壞人、還是落魄到不行的樣子!

  
  又持續了一段無意義的爭執後,舒博爾打算去找有沒有能吃得果實,藍德斯就說他去看看附近有沒有盜賊還是人的蹤跡。

  
  在附近找了一段時間後,舒博爾發現到有結著果實的樹,雖然果實看起來很小又營養不良的樣子,不過應該沒毒,而且能填飽肚子就好了。

  
  摘完果實回去得時候,藍德斯已經先在那放了許多樹枝,舒博爾困惑的把果實放到地上,想要問那些樹枝是要幹嘛。

  
  「找了那麼久只有這些?舒博爾你真是讓人失望。」

  
  藍德斯嘆氣地搖搖頭,讓舒博爾生氣的拿起果實吃了一口……果然很乾澀又不好吃。

  
  
  「你可以自己去找啊。」

  
  舒博爾一邊不爽、一邊吃著不好吃的果實,看藍德斯聳聳肩後也跟著吃了下去,有種想自己把果實都吞掉算了。

  
  「說來這些樹枝,你是要生火嗎?」

  
  「是啊。」

  
  面對舒博爾的疑問,藍德斯很乾脆的回答,讓舒博爾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才張口要問,藍得斯就搖搖頭,讓他話吞了回去。

  
  「當然不只這個用途,你以為我只是要生火取暖嗎?」

  
  「那是?」

  
  「用來把盜賊吸引出來的。」

  
  舒博爾挖了挖耳朵,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什麼。

   
  「看到自己以前的部下,用這種懷疑的眼神看著自己真讓人感傷。」

  
  「你要我一劍砍過去嗎?」

  
  看著藍德斯一臉受傷的樣子,舒博爾像是不舒服的冒著青筋,一手把營養不良的果實給捏碎。

  
  「連這都不知道,舒博爾你的程度果然退步了許多。」

  
  藍德斯嘆氣地搖搖頭,舒博爾終於忍不住把劍拔了起來砍過去,藍德斯也反應過來用劍擋住,露出感傷的樣子。

  
  「那時候好欺負的舒博爾,還真是讓人懷念呢。」

  
  「不准去想那時候的事情!」

  
  無力地把劍收起來,舒博爾覺得在繼續爭下去就像個笨蛋一樣,藍德斯也把劍收了起來,露出放鬆過後愉快的樣子。

  
  「既然有盜賊的話,就一定會有一個山寨或是聚集地。」

  
  藍德斯邊說邊把樹枝給堆好,看著還是大太陽的天空,沒打算要生火,打算等晚一點。

  
  「把盜賊吸引過來後,痛宰一頓逼他告訴我們到底在哪。」

  
  「呃……為什麼要這樣做?」

  
  藍德斯白了一眼給舒博爾,有種沒想到對方理解力這麼差的樣子,只好再繼續說。

  
  「既然是有人聚集的地方,就一定有水跟食物,而且也方便找到其他人。」

  
  「就算是這樣,兩個人去也太危險了。」

  
  雖然藍德斯的計畫看起來不錯,可是舒博爾沒辦法認同地搖搖頭,就算盜賊的實力沒有他們強,可是人數上絕對是壓倒性的劣勢,根本是進去後就會被壓垮。

  
  「放心,有一個辦法。」

  
  藍德斯一臉認真地拍了下舒博爾的肩膀,舒博爾看到這種認真的眼神也不由得正坐起來,等著藍德斯繼續說下去。

  
  「反正你進去會被當成同黨,所以我們絕對不會有事的。」

  
  「……」

  
  舒博爾先是露出僵住的笑容,然後一把把藍德斯的手給拔開。

  
  「誰跟他們是同黨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