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VG櫂愛前進中~
  • 179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TTR】旅途─序章(藍舒)

   經過了追憶之塔和馬拿路斯山後,舒博爾一行人繼續踏上旅途,畢竟經過了不少事情,大家的關係可以說是更好,舒博爾也更加常被蘋果吐嘈,然後艾洛特補上一刀。
 
   經過了幾天趕路後到了夜晚,他們跟著艾芬多絲少數的士兵一起在森林裡頭紮營,有一部份的士兵還留在馬拿路斯山跟著費利安處理事情,之後會再趕上,所以現在是兵力較少的時候,讓他們需要更加注意眾神之淚的安全。

  
  「啊啊!都是笨蛋大叔的錯!走這條路,又要再森林裡露宿了!」

  
  蘋果發出了累積了許多天趕路的怨氣,並且作勢拿起大砲準備要往舒博爾身上轟炸……不過也真的不小心發射一枚飛彈往舒博爾那打去。

  
  「嗚喔!蘋果你是想宰了我嘛!」

  
  「這種笨蛋大叔被宰掉對大家都好!」

  
  在場的大家像是很習慣這種事情的發生,也沒有多管在鬥嘴的兩個人,然後被蘋果痛扁的舒博爾……反正每次被扁了後也沒事,就當作是給蘋果發洩。

  
  「各位,晚餐做好了喔。」

  
  金色波浪長髮、頭上有羊角的少女,笑著端了一大鍋有飯菜的鍋子過來,然後走到一半被石頭絆到。

  
  「小心!」

  
  被扁完的舒博爾一看到格芮妮要跌倒,馬上衝去扶住,保住了今天的晚餐。接著幫格芮妮把鍋子拿去放好讓大家可以食用。

  
  「舒博爾這樣真像個騎士呢,不過平常大概會被誤認為盜賊吧。」

  
  艾洛特笑著幫忙扶住格芮妮,讓舒博爾可以去放鍋子。聽到得舒博爾一臉無奈中帶著像是哭喪的臉,像是在說可以不要再提這件事情了嗎。

  
  「舒博爾以前在騎士團的時候,沒有被村民或是裡頭的人當成盜賊,也算是很神奇的事情了。」

  
  「不要批評別人的長相啊!」

  
  柯摩托吃了一口後推了推眼鏡,看起來像是在幫艾洛特多捅了一刀,讓舒博爾覺得內心被攻擊的更嚴重,可以到倒地的地步了。

  
  「舒博爾,給你。」

  
  在舒博爾露出哭喪著臉的時候,從伊希莉亞那接過晚餐露出一臉感動的樣子,果然還是伊希莉亞對他最好啊!

  
  「好了,大家就好好休息吧,明天就可以到附近的村莊了。」

  
  艾芬多絲笑著看大家的互動,去跟一旁跟士兵討論著明天的路程還有上路的事情,露可也跟著艾芬多絲想看能幫上什麼忙。

  
  「不過舒博爾,你以前真的沒有被誤認成盜賊嗎?」

  
  索瑪露出好奇的笑容,讓吃到一半的舒博爾差點把晚餐給噴出來。

  
  「這樣的話問藍德斯就好了嘛,畢竟他跟舒博爾以前就在一起了,不過我一點都不想見到那個討厭的大嬸,所以還是算了。」

  
  蘋果在一旁跟索瑪說著,但是想到羅貝蓮亞就露出厭惡的表情,讓索瑪哈哈得苦笑著。

  
  舒博爾不知道該怎麼回話,他以前可真的沒被人認為是盜賊啊!可是他也完全不想回答說藍德斯就知道,他現在可是遇到藍德斯就會大打出手,雖然經過上次在要塞的時候,已經好很多,而且他之前的任務已經完成了,所以應該不會見到藍德斯就大打出手……大概吧。

  
  「各位,我要來說幾件事情。」

  
  艾芬多絲帶著認真的神情回來,根據她請露可去附近稍微探查一下,遇到了一些經過的旅人,說這附近有一個盜賊團,不過並不像先前的紅髮盜賊團一樣強大,但是實力也不容小看,也算是這附近很有名氣的盜賊團。

  
  「怎麼又是盜賊團啊,果然還是舒博爾會吸引盜賊團嗎?」

  
  「蘋、蘋果……」

  
  舒博爾一臉無奈地看著蘋果,他可不想再遇到盜賊團了!搞不好遇到又會把他認為是什麼盜賊團的一份子,還是哪個地方的大頭目。

  
  不過在苦惱過後,舒博爾稍微看了一下周圍,都是茂密的樹林,對於他們來說的確是可能會被偷襲的地方,但是也沒有辦法在別的地方過夜了。

  
  然後在過了一會大家要休息的時候,舒博爾主動要幫忙守夜,雖然艾分多絲說只需要讓士兵來就好,不過他還是堅持要幫忙,這樣萬一真的有盜賊團的時候,可以狠狠的修理一頓來發洩。

  
  最後不只舒博爾,連艾洛特都一起守夜,其他人就好好的休息。

  
  「舒博爾,我還蠻好奇你以前有沒有被當成盜賊。」

  
  「你是為了這個原因才跟著守夜的嗎……」

  
  看著艾洛特一臉人畜無害,但是一定是在等著聽有趣事情的笑臉,舒博爾頓時不太想說以前的事情,總覺得說出來會被笑……不!大概會被艾洛特調侃到無法反駁吧。

  
  「以前我可不會被誤認成盜賊,不過那時候剛成為騎士,一股腦的熱血還有做的一些事,常讓人傷腦筋,不過好在有個人幫助我,雖然我現在也不認為我做得那些事情是錯的……」

  
  一邊跟艾洛特聊著,舒博爾想該不會藍德斯就是因為他以前做事情惹了很多麻煩,才會見一次就要惹火他一次,好來報復吧?不過藍德斯沒有這麼幼稚,好歹他也是以前的長官……大概吧,不會真的是因為這樣才每次都要惹火他吧!

  
  「舒博爾,你現在的表情挺豐富的。」

  
  看著舒博爾不知道想到什麼,表情在一瞬間變了好幾種,覺得有趣地笑著,舒博爾一聽到艾洛特這麼說,馬上緩和臉上的表情,搔了搔頭。

  
  「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看來應該是沒有盜賊團。」

  
  趕緊把話題給轉開,也好在艾洛特只是笑笑得沒有再接話,讓他有個台階可以下,然後就聊著其它的事情,都沒發生事情的到了早上。

 
  「辛苦你們了,到了村莊後在好好休息吧。」
  
  在收拾完露宿的東西後,艾芬多絲對著守夜的兩人道謝,然後要大家趕緊上路,就算整個晚上都沒有任何人來襲,也無法保證途中會遇到什麼事情。

  
  就在這麼想的時候,才往前一點點就聽到了草叢中有聲音,大家馬上就提高警覺,果然有兩個一臉就長得像盜賊的人從草叢中跳了出來。

  
  「此樹是我栽,此路是我開,要想過此路,留下買路財!」

  
  一說出口就是像惡役而且非常老套的對話,有些人聽到後像是在憋笑,有些人則是無奈的看著,畢竟只有兩個盜賊,構不成什麼威脅。

  
  「喂,那邊站著一個像是我們的同伴的人。」

  
  「誰是你們的同伴啊!」

  
  另一個人指著舒博爾,讓舒博爾馬上發出暴怒的聲音,一旁的蘋果忍不住哈哈大笑了出來,其他人也都把頭轉向一旁,肩膀在那抖動著。

  
  「才兩個人就輕鬆的解決吧!」

  
  舒博爾拔出大刀露出根本就像盜賊同類的兇狠表情,讓在場的某些人想到底誰才是盜賊,不過那兩個盜賊像是不怕一樣,嘿嘿的大笑著。

  
  說著這附近已經都被他們安置了炸藥跟一些機關,只要他們亂來就馬上啟動。

  
  「看起來不像是在騙人的,不過應該不會笨到在這裡裝機關吧。」

  
  艾洛特摸了摸下巴,畢竟他們又行走了一段路,感覺上有往上坡走,也就是說這裡算是森林中接續到山,所以在這裡引爆炸彈之類的,可是連那兩個盜賊也一起被捲進去。

  
  「所以還是扁他們一頓,然後在走吧。」

  
  蘋果露出一點都不小女生的可怕笑容,坐在坦基上逼近著兩個盜賊,舒博爾也露出恨不得宰人的樣子慢慢的逼近。

  
  「等等!我們真的有裝炸彈,真的……嗚啊啊啊││」

  兩個盜賊看舒博爾一行人完全不相信的樣子,急忙得拿出一個像是卷軸的東西,不過馬上就被蘋果的飛彈正面擊中他站的位置,然後爆炸整個彈飛起,在重重的摔在地上。
  
  舒博爾也露出可怕的笑容逼近另一個盜賊,聽到那個盜賊大喊我們是同伴的時候,腦筋像是斷了個了東西,用刀背迅速的往盜賊腰上用力一揮後,再用劍柄狠狠的往頭上敲,兇狠的程度讓人都想同情那個盜賊。

  
  「果然是虛張聲勢。」

  
  蘋果用坦基狠狠地踩了兩個盜賊,而舒博爾露出發洩過後清爽的樣子,讓人覺得這兩個盜賊更加的可憐。

  
  不過正當有些人抱著同情然後要把那兩個盜賊綁起來的時候,舒博爾撿起地上的卷軸,打算拿給柯摩托或艾洛特看得時候,發現到卷軸上出現了些文字,然後……

  
  「咦?發、發生什麼事了?」

  
  突然間舒博爾手上的卷軸就這樣燒掉,然後地上開始大力搖晃,還聽到什麼像是運作的聲音,該不會是真的有……

  
  「哇啊啊啊!舒博爾你這個笨蛋!」

  
  突然間周圍突然爆炸了起來,而且越來越猛烈,艾芬多絲要大家趕緊逃離,並且保護眾神之淚。

  
  但是正當舒博爾準備要走的時候,他想起來那兩個盜賊還是被丟在那,雖然是壞人可是也是人,正打算想回去的時候稍微停下了腳步,然後就聽到有人大喊小心,然後他就看到了一顆被炸裂開來巨大的岩石,朝他正面飛了過來。

  
  他突然想我不應該回去救那些該死的傢伙,然後就被大岩石正面的擊中,然後意識就這樣一去不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